思想与方法——中国美术学院 ...
“百年担当” 庆祝中国共产 ...
新文科背景下中国艺术教育 ...
全国政协委员许江:关于青 ...
省社科联二级巡视员俞晓光 ...

[都市快报] 汉学家柯律格:用“关系”来理解中国是以偏概全

“饭桌上吃饭聊天还凑合,但是做正式的回答我还是要用英文,很不好意思。”牛津大学中国美术史专家柯律格(Craig Clunas)说。在《雅债: 文徵明的社交性艺术》(简称《雅债》)中,柯律格用西方人的观点惟妙惟肖地写出了中国古代文人墨客之间的人情交往,但他自己却无法用流利的中文回答问题。

这是研究中国文化的外国学者经常会遇到的问题,用别人的语言来了解别人的文化总有一些纠结的地方。上周,柯律格来到中国美术学院进行交流讲座,一连四天座无虚席,内容很中国,除了古代绘画,大家最关心的问题是他在书中提到的“雅债”(文人之间的礼物交换)。柯律格的回答依然带着西方思维:“其实我们都有雅债,圣诞节寄贺卡明信片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明朝是一个让人神往的时代

写文徵明是因为他的史料丰富

柯律格的学术背景是研究中国文化,他最感兴趣的是明朝:“我觉得这是一个让人神往的时代,每当我想研究其他朝代的时候,就总因为一些新的发现,又再回过头来研究明代。”

写《雅债》这本书是因为文徵明留下的资料比较多,柯律格说,“文氏家族的史料记载很丰富,文徴明书画作品上的题跋也提供了很多的线索,告诉我们这些艺术创作的缘由,以及作者与收藏者之间的关系,我想从一个侧面来体现那个时代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不管东方还是西方

都存在这种“雅债”式关系

作为一个艺术家,文徵明这种“雅债”关系跟现在常见的商业定制或者是赞助商与艺术家之间的关系是否相似?柯律格这样回答:“那个时代的人的价值观、生活环境和我们也不一样,没有这样的生活背景来单一地讨论这个问题,其实是不科学的。”

其实,关于“雅债”的概念,柯律格也纠结了很久,他说明朝并没有这个说法,当时准确的称谓应该叫“清债”,“就是没有什么经济利益的债务”。但在翻译的时候,出版社认为这样说会引发歧义,“所以才用了雅债这个词”。

柯律格认为“雅债”并不是中国特有的东西:“不管是东方还是西方,也都有着各种各样的交换行为,而且并不是所有的行为都有目的性。我也有很多雅债,比如寄圣诞卡片,我来中国之前就得赶时间全部写完发掉——很多我寄卡片的人,都很久没有见过面了。”

一谈中国就会提到“关系”这个词

这是以偏概全理解中国文化

柯律格说起一个问题,就是大部分中国人都会以“中国和西方两种文化的差异”作为采访的出发点:“每次看到这样的问题,我都觉得很头疼,大家总觉得非此即彼,而忘记了我们有着更多的相同之处。”

他说,很多人从《雅债》一书中读出了现代社会当中常见的各种社交应酬,觉得“雅债”似乎对现代中国社交文化也有着很现实的意义。这让他很开心,“大家对这个问题如此理解,让我感觉兴奋。其实不管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对于文化本身的理解都会存在一些偏差,就像现在,说起中国人避免不了的就是‘关系’这个词。伦敦机场里有关中国的畅销书,什么《如何在中国做生意》,总是提到关系,这些其实都是很片面的理解,大家都在以偏概全理解中国的文化。”(记者 朱春杭)

相关新闻